设置

关灯

她的名声毁了

    勾引有妇之夫(西顾) 作者:霸道小娇妻

    今天一大早,林蕊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先是在去学校上课的路上,遇见的熟人当林蕊微笑着打招呼的时候,对方却面色有异装作没看到的样子扭头离开。再然后就是到教室内,本来人声鼎沸的教室在她进去后立马安静如水,就像她是瘟疫似的大家避着她。

    曾经朝夕相处的同学,此刻眼神带着恶意,嘲讽,鄙夷,甚至是不怀好意。

    林蕊脸上的笑容慢慢冷了下来,她沉默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摆出笔记本和笔,她慢腾腾的开始抄写昨天的笔记。

    那些声音虽然压的低,却并没有去做刻意的掩饰,就这样,恶意的话语络绎不绝的传入她的耳朵里。

    “诶,你说张陆说的是真的吗?这女人真的那么骚?”

    “都说的有鼻子有眼了,连她奶头旁边有颗痣都说出来了,这还能有假。”

    “看不出来啊,林蕊长得这么清纯居然喜欢后入式和男人做爱,早知道我一开始就应该干了这个小骚货。”

    “别吹牛了,没听说吗,人家林蕊哈大屌,尤其是喜欢黑色的大鸡巴干她,你鸡巴小人家才看不上……”

    说完几个男生看着林蕊下流的笑了起来。

    而那边的女生说话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仗着长得清纯勾引男人,这下被扒皮了吧。”

    “活该!”

    “谁让她喜欢装,这下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做人。”

    “我估计啊,”有人笑的意味深长。

    “林蕊奶子之所以那么大,只怕少不了她背后男人的功劳。”

    林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大概已经猜到了怎么回事了。前段时间和系草张陆交往,后来她发现这个男人不过是虚有其表后,便提出了分手。这些天对方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直纠缠她,在她的冷漠拒绝下,张陆放出了一句狠话,“你会后悔的。”

    没想到,这就是张陆的报复。

    真是够狠,一下子就毁了她的名声。

    虽然她私下里浪荡,可这不代表她愿意让自己的私事被拿到大家眼前说,她是一个女生,这件事无论怎么辩解,她都是吃亏的。而人,是最爱落尽下石的一种动物。

    没有理会教室里的那些窃窃私语,林蕊“啪”的一声放下笔记本,冷着脸起身,她要去找张陆那个混蛋。

    张陆这人是个富二代,学业不成,能上a大也是他爸塞了不少钱进来的,因为长了一张还算不错的脸,被许多不知道情况的女生暗地里封为了系草,这厮最爱勾搭小学妹遍地约炮了,本以为两人分手能够好聚好散,可现在,她却被这条疯狗狠狠咬了一口。

    到了体育馆,果然在篮球场上找到了张陆,旁边围观了好几个女生。不得不说,他腿长个子高,脸长得又好看,远远看去算得上人模狗样出类拔萃了。

    林蕊刚站在篮球场一侧,张陆的一个狐朋狗友就发现了,“哟,张陆你快看,那不是你的前马子嘛?”

    张陆眼一翻,“老子前马子那么多,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他随意的看过去,刚好看见林蕊冷着个俏脸看着他的样子。

    张陆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稀客呀,”他边说边慢悠悠的走到林蕊的身边。

    “怎么,找我干嘛,想和我复合了?”

    林蕊冷笑,“你在做梦。就冲你做的这些事,我现在连见到你都想吐。”

    张陆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只听林蕊怒气冲冲说道:“好你个张陆,一个大男人用这种下作手段,你还算不算个男人!”

    “我算不算男人,你应该最清楚的吧。”

    张陆也冷笑起来,用暧昧的语气说低声说道:“当初是谁在我身下浪叫不停的,又是谁,被我操的爽翻天的?”

    “怎么,一下就翻脸不认人了?”

    林蕊气的直哆嗦,她实在是低估了这厮的无耻程度,好在张陆说话的声音不大,没有被旁人听到,不然她又成了“新闻”了。

    “够了,”

    极度的愤怒过后便是冷静了,刚才一气之下来找张陆实在是个非常错误的决定,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林蕊定定看着张陆,声音冰冷:“记得你之前给我说过一句话,你说我会后悔的。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后悔甩了你,我只后悔为什么没有更早的甩了你。”

    说完,林蕊转身离去。

    都怪她,当时也被张陆的外表所迷,没想到张陆会做出这么没品的事,导致她现在惹了一身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仇,她林蕊记住了!

    看着林蕊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体育馆,张陆回过神来,阴沉着俊脸问旁边人,“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林蕊会突然说这些话?

    好友犹疑的看了张陆一眼,“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张陆皱眉。

    “呃,”好友小心翼翼的描述着,“就是昨天晚上,你和我还有咱们系的阳子那伙人,二三十人一起喝酒,你喝醉了,然后突然就在那里大骂林蕊,把你和林蕊床上的那些事全抖落了出来。”

    “然后呢?”张陆沉声问道。

    “然后,然后……”

    “你也知道,人多口杂,今天一大早,就都传遍了整个系的人都知道了……”

    “…………”

    他完全不记得了。

    张陆眼神里闪过一丝懊恼,烦躁交待道:“你把昨天一起喝酒的人名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