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住傅老师家里(1)

    勾引有妇之夫(西顾) 作者:霸道小娇妻

    “不回去?”

    林蕊一楞,有些不可置信,她甚至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一直以来冷漠禁欲的傅允承,怎么会突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难道,是他看上自己了?

    不怪林蕊自作多情,实在是这话太有歧义,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的圆圆的,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傅允承。

    傅允承话出口就后悔了,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不对,俊脸带着尴尬解释道:“不是,我意思是你一个女孩子,住校外不太安全,我听说你的室友回家了。”

    除了妻子,他从来没有对异性说过这些话,带着些许关心意味的话语,让他说的磕磕绊绊,十分不自在。

    不过转念一想,这是他的学生,一个老师对自己学生的关心,应该没什么的吧?

    林蕊一听,连忙甩掉刚才脑子里闪过的那些微妙遐想,果然是她想太多了,傅允承是不可能对她表达那种意思的。

    不过傅允承突然的关心,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心里还是暖暖的。

    只是,“不回去我去哪里呢?”她无处可去。

    从小,无父无母,没有人教导她养育她,她没有体会过那种父母对待自己孩子无私的宠爱,能够长这么大,多亏了从未见过面的爸妈给了一副好面孔。

    可这也是拥有代价的,她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肮脏起来,也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男人后,她发现了自己淫荡的天性,她喜欢做爱,甚至享受做爱时的快感,看到好看的男人,就忍不住心里痒痒。久而久之,她索性放纵自己,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喜欢,那就上呗。

    她的三观,早已经歪的不能再歪了,

    “你可以去你的同学朋友那里,总之,你这几天不要回去。”

    傅允承严肃的嘱咐。

    无关于爱欲,被人关怀的感觉真好,那是一种会让人发自心底的愉悦。

    林蕊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也没那么丧了。

    她轻声问:“老师,你是不是知道了我和张陆的事?”

    她不傻,傅允承今天态度变化这么大,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至于什么事,不用脑袋想也知道。

    先前不好说是怕这个女孩会难堪,但眼下既然林蕊已经主动提了出来,他也就直截了当的说吧。

    他沉声道:“今天中午,我恰好在楼梯道听见几个男学生说想趁你室友不在的时候对你不轨,他们打算晚上撬门进去。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这几天还是不要回去住了,找个亲近的朋友陪着你,知道吗?”

    在提到那几个男生时,他的声音泛着冷意。

    “这几天只是暂时之计,你别怕,那几个男生不是我们班的,等我找到他们名字后会上报学校严肃处理。”

    这样的人渣,绝不能轻易放过。

    原来是这样,林蕊顿时气的不行,傅允承说的不轨是什么意思她自然懂,居然有人想在背后打自己主意。

    可以想象,若是傅允承没有恰好听到那一番话,自己就一无所知的回去,今晚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可想而知。

    喜欢做爱并不代表能够接受别人强迫她做爱,那些人恐怕也是听了她与张陆的风言风语然后起了念头吧。

    在他们眼里,恐怕自己就是一个贱货,来往不拒的公交车了吧。

    林蕊的眼眸低垂着,遮住了心里的思绪。

    看在傅允承眼里,是这样一番情景。

    只见女孩忧伤的将视线看向地面,樱唇倔强的抿着,长长的眼睫毛如同两把小扇子覆盖在那张白皙无暇的面颊上,模糊了她的神色,让人看了只觉得不尽怜惜。

    傅允承努力让自己忽略心里突然对面前这个女孩泛起的怜惜之情,冷声问道:“你还好吗?”

    早知道他不应该把这件事说出来,万一把人想吓到了怎么办。

    林蕊没有回答,默默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会儿,她才抬起头来。

    眼里是一片波光粼粼,潋滟的双眸湿润着,有强颜欢笑的感觉。

    “我没事。”

    她轻声说。

    “今天要谢谢老师了,我走了。”

    看着林蕊单薄的身影就要走出去,傅允承没忍住再次多管闲事了。

    “你回哪去?”他总得让他这个做老师的放心才好。

    娇小的身影顿了下,林蕊没有回头。

    “老师你放心吧。没事的”偏偏带着些许哭腔的嗓音出卖了她。

    傅允承看出了不对劲,沉声问:“你先说你要去哪里?

    林蕊不答。

    又等了会了,见林蕊还是不回话,傅允承也失去了耐心,眉头紧皱成一团,说出了他的猜测。

    “你是不是没地方去?”

    好半天,才听到前面那个小小的身影弱弱的嗯了一声,声音小的跟猫叫似的

    傅允承在心里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可奈何之感。

    他本来只是打算做一个善意的提醒,可现在看来,只怕还有的忙。

    好在林蕊是个好女孩,只可惜识人不清被人害了,做为老师,他能多帮点就多帮点吧。

    揉了揉眉心,他冷着脸吩咐。

    “你先跟我回去,住我那。”

    “啊?”

    于是,林蕊的住宿问题就在傅允承一锤定音中这么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