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老师的手指

    勾引有妇之夫(西顾) 作者:霸道小娇妻

    双手碰触到的肌肤带着烫人的温度,似乎要灼烧到他的心里去。

    鬼使神差的,右手在那处柔软充满弹性的臀部上轻轻揉捏起来。

    一点一点,悄无声息的。

    宛如一条灵巧的蛇,悄悄的往内延伸,直到触摸到两腿之间。

    “呃哦……”

    林蕊难耐的溢出一声呻吟,下身像是蚂蚁在身上爬着那样,酥酥麻麻的,让她不自觉夹紧了双腿,这一举动更是让男人的大手被牢牢锁在她的腿间,无法抽离。

    大手离小逼近在咫尺之间只要傅允承稍微动一动,就能轻而易举触摸到那销魂之处,然后将手指插进去……

    傅允承停下了脚步,低头凝视怀中的女孩。

    女孩眼角眉梢带着春意,那双潋滟的眼波里是滴出水来的妩媚,正在赤裸裸的勾引着他。

    “老师……”她连声音都带着媚意。柔软的小手推拉着两腿间的大掌,往里凑了凑,让男人的手掌直接贴在了她的小逼上。

    没有任何布料的遮挡,那处散发着热乎乎的气息,湿润黏腻的触感来的是这么直接。

    手指搭在肥嘟嘟的阴蒂上,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想要抽离。

    却为想到女孩的小逼早已经湿透了,一个不经意间,指尖已经深陷进去,被层层软肉紧紧包裹着,让他无法抽出,或者说根本舍不得抽出。

    穴里湿漉漉的,暖和紧致得让他叹息,仅仅是半个手指头,都能带来这个销魂的感受,若是他的大肉棒塞进去,岂不是要爽上天了?

    这一刻,仿佛潘多拉打开了魔盒,就连空气都是蛊惑罪恶的。

    对于一个太久禁欲的男人,哪怕只是这样的一丁点刺激,也能带给他滔天的火焰。

    粗呖的手指又往里面伸了些,然后全部伸出,再使劲插入女孩水汪汪的小逼,伴随着女孩断断续续的呻吟,他又加了一根手指,两指合拢,模仿性交得动作,狠厉的抽插,幻想着手指代替了他身下那根火热的大肉棒,在女孩的逼里驰骋扬威,进进出出。

    他轻轻的瞌上了眼,让自己暂时忘记现实,忘记那些责任。

    头部微微扬起,喉结激烈的滚动着,带着些许的喘息,下身鼓起的帐篷也越来越大,一柱擎天。

    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温暖潮湿的穴肉里似乎生了无数张饥渴的小嘴,不断的吸着他的手指,让他忍不住加重了动作。

    这幅情景,落在外人眼里,便是这样。

    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楼梯上,怀抱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两人身体紧紧相贴。

    男人沉着俊脸,双眼紧闭,带着冷漠的气息。然而他的手指却不断在女孩红艳艳的穴里进进出出,每一次抽插,手指都带出嫩红的穴肉,透明的淫水在男人手指上泛起晶亮的光泽,暧昧而诱惑。

    而女孩呢,尽情的享受着下身的快感,如同蛇妖一般扭动着妖娆的躯体,使劲的贴合着男人,从她嘴里发出细碎的呻吟,在空荡荡的别墅里,是这么的清晰。

    “啊……”

    “啊,啊……到了!”

    女孩一声尖叫,紧接着肌肉紧绷,下体突然射出一道透明的液体来。

    水液淋洒了男人一手,然后滴落在大理石台阶上,宛如婴儿的尿一般,汇聚成一滩。

    她高潮了。

    她被自己的老师用手指干的高潮了。

    林蕊失神了下,身体此刻是愉悦满足的,但是她的内心还是觉得饥渴,这不够,不够。

    她更想让傅允承的大肉棒插进去,然后把她操得欲仙欲死,似乎这样,她才能真正的满足。

    可偏偏傅允承像是清醒过来了,哪怕小逼再怎么吸吮痴缠着,他依然毫不留情的抽离了手指。

    “对不起,”对上林蕊欲求不满的眼神,他这样说。

    黑眸已经恢复了冷静,有愧疚,有懊悔。

    说着,他拾起地上的浴巾,冷着脸将林蕊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再也不看一眼怀中得身体,大步抱着她走近了客房。

    将林蕊放在床上,然后他走出去了。

    就在林蕊看着他的背影以为再不会进来而黯然失色时,没过多久,傅允承又进来了。

    林蕊眸子一亮。

    只见傅允承手里拿着一只药油,递给她。

    “这个治跌打很有效,你涂上过几天就好了。”

    他面无表情说完,就要离开。

    这样的傅允承,又回到了林蕊刚认识的时候,那么的冷漠,高不可攀。

    仿佛刚才那个压抑着自己欲望,依靠用手指在她的穴里进进出出得到片刻疏解的傅允承,只是她的错觉。

    可那不是错觉,两人确实如此紧密亲近过。

    林蕊突然有一种预感,若是错过了这次,恐怕她与傅允承再无任何可能了。

    这让林蕊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再次离开。

    她连忙叫道:“傅老师……”

    傅允承皱眉,明显有了不耐:“还有什么事?”

    刚才的事情是他失控了,眼下他已清醒,他是一个已婚男人,怎么能对自己的学生做出这样的事?

    既背叛了妻子,又违背了老师的师德。

    希望现在悬崖勒马能够来得及。

    他已经在心里做下了决定,明天就把女孩送走,摆脱这个麻烦。

    林蕊楚楚可怜的请求:“老师,我的手没有力气,你能帮我涂药吗?”

    女孩柔柔弱弱的坐在床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他,表情哀婉。

    差一点,傅允承就要心软了。

    只是一想到刚才那意乱情迷的一幕,他逼着自己将心软收了回去。

    “我先走了。”他硬邦邦的回绝。

    不去想身后林蕊的反应,他大步跨出,转身离开。

    他的薄唇紧紧抿着,眼神坚毅。

    就这样,很好。

    就让那段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成为过去吧。

    谁知傅允承一条腿刚跨出房门,身后

    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声音很大,像是有什么东西摔在了地上。

    他连忙回头,却是一愣。

    只见林蕊整个人从床上掉下来倒在了地上,双腿无力的瘫着,一只手往前伸着带着挽留的动作。

    女孩的眼里噙着泪光,秀气的脸上挂满了泪水,泪眼模糊。

    “傅老师……”她凄楚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