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校场立君威(上)

    看着坐在地上,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李长生,黄飞鸿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他面前,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长生,是我误会你了,我,是为师的不是,为师在这里,给你道歉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闻言,李长生连忙摆摆手道:“师傅,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您对我的恩情如山如海,是我说话一开始没有说清楚,师傅你也是担心我学坏,而且我知道,师傅你刚刚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就冲我这个身子,您真的下手的话,我现在怕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误会你,还打伤你,就是我的不是,我……“
    “师傅你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您也不用再解释了,我从来没有怪过你,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黑旗军的事。“眼看黄飞鸿还要解释,李长生立刻打断了他,说道,”师傅,你愿意相信我,让我长官黑旗军,甚至是建立帮派,收保护费,乃至以后作出更多惊世骇俗的举动吗?“
    只见黄飞鸿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我信你,或许,真的是我不懂变通,看不出长生你的举措是好是坏,不过你都解释了这么多了,我没有理由不信你,这样,就按你说的去做,我把黑旗军交给你,你可以先拿一条街收保护费试试,如果情况真的如你所说,对百姓有益,日后你要做什么,我都鼎力支持,有我给你做后盾,你尽管去做就是了。”
    听到这话,李长生顿时面露喜色,“是,师傅,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有我在,别的不敢说,黑旗军以后一定是佛山人人称道的队伍。”说着,就幸事冲冲的跑了出去。
    三日后,黑旗军大营之中,只见一个个军汉,面带愁容,三个一团,五个一簇的,低声讨论着,黑旗军要解散的消息如今已经传来,刘大人将他们交给总教头黄飞鸿的事情,也不是秘密,与此同时,黄飞鸿要把他们交给自己的弟子李长生的事情,也渐渐传开来。
    “不行,我不同意,区区一个黄毛小子,凭什么统领咱们数百黑旗军,你们我不知道,反正我吴鹏年第一个不服。“营地之中,只见一群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一个虎背熊腰的黑脸汉子,大声说道,脸上满是不忿之色。
    “吴鹏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违抗总教头的命令不成。“听到这话,人群中一个瘦高个顿时喝道,只见他身穿甲胄,比起一般的将士,身份却是要高出不少。
    听到这人的呵斥,吴鹏年摇摇头道,“总教头的命令,我自然是不敢不听的,可是,要我听命于一个黄毛小子,恕难从命,要是总教头亲自统领我们,便是让我吴鹏年去做个伙伕我也认了,可是一个黄毛小子,何德何能,能统领咱们,难不成就冲他是总教头的徒弟不成,不服,我吴鹏年一百个,一万个不服。“
    “对,不服,一个黄毛小子,开什么玩笑。“
    “就是,咱们黑旗军出生入死的,是为了保家卫国,上阵杀敌,而不是陪着一个黄毛小子玩过家家的,要我听命一个黄毛小子,我也不服。“
    “也不知道那小子给总教头灌了什么迷药,居然让我们全权听他的,这不是胡来吗?“
    眼看随着吴鹏年的一声大吼,整个军营之中,大部分人都嚷嚷起来,那个瘦高个副将顿时皱起了眉头,其实,要说他自己,听说黄飞鸿要让一个弟子来带领他们的时候,心里也同样不服气,尤其是这个弟子如果是凌云楷或者是林世荣也就算了,他们到底从小跟着黄飞鸿,在佛山也算是好手了,看在黄飞鸿的面上,也就认了。
    可是现在,来带领他们的,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弟子,虽然听说医术不错,可是会医术也不能来带兵啊,哪怕他们要解散了,但是刘大人也是希望他们能够成为民间部队,日后上阵杀敌的。
    只不过比起一般的军汉来说,身为副将的他,到底要沉稳一些,因此哪怕心里有些想法,却也还是忍下来了,想着实在不行,先顺着一段时间,等找机会,好好和总教头说说,绝对不能让黑旗军毁在一个小子手里。
    就在副将打定主意,想要先压下这群人的暴动时,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一众大老粗的叫喊声中显得格外醒目。
    “看来诸位,对于我执掌黑旗军,似乎有很大的意见啊?“
    听到这个声音,整个军营好似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所有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副将转过头去,只见人群之中,一个身材高挑瘦弱的身型缓缓走出,只见这人,白白净净的,身体瘦弱,穿着一身如黄飞鸿一样的青灰色长袍,一股书卷文气扑面而来,好似误入军营的文弱书生一样,显得格格不入。
    看到这人,再加上刚刚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副将灵光一闪,就知道来人的身份,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抱拳道:“你就是黄师傅的徒弟,李长生,李小相公吧?”
    听到这话,原本安静的军营再一次热络起来,只见一群人指着李长生窃窃私语,虽然李长生不能听的清楚他们再说什么,可是通过那一句句零碎的如黄毛小子之类的评价,也能知道,这群人对于自己而言,绝对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过李长生也知道,军营之中,一切以实力说话,自己一无功绩,二无名声,空降而来,是个人就不会服自己,幸好自己早就做好心里准备,要不然,强硬的带领黑旗军,只是徒劳。
    闻言,只见李长生拱拱手,抱拳还礼,“我就是李长生,想必您就是陈尚发陈副将了吧,我倒是不知道,诸位对我接管黑旗军,居然有这么大的怨念,这可真是难办了?不知道,如果打服你们,能不能让你们老实一点呢?“说着,李长生脸上的笑意一收,满是鄙夷的看向众人,整个人身上哪里还有半点书生气,简直犹如一把锐利的钢刀,瞬间在人群中掀起阵阵热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