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校场立君威(中)

    “好个黄毛小子,太狂妄了吧。“
    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一阵阵怒吼。
    对此,李长生似乎一无所觉一样,脸上带着让人生厌的傲然之色,只见他身形一动,大步向前,蹭蹭蹭几声,冲到军营之中的擂台前,用力一蹬,整个人瞬间拔地而起,双腿在擂台上一踹,一个鹞子翻身,便稳稳的落在擂台之上。
    只见他将衣袍下摆一撂,说不出的潇洒畅快,别在腰间,伸出手作出一个请的动作,朗声道:“别说我狂妄,现在我就站在擂台之上,谁有本事打赢我,我就说服我师傅,让他带领黑旗军,可要是你们没有这个本事,就他娘的给劳资老实的听话,别他娘的跟个娘们儿一样,在底下唧唧歪歪的,惹人心烦。“
    听到李长生丝毫不加掩饰的讥讽,众人更是勃然大怒,其中,又以脾气最为火爆的吴鹏年为首,只见吴鹏年气的涨红了一张脸,指着李长生喝道:“好你个黄毛小子,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今天劳资就让你知道,劳资铁拳的厉害。“
    说着,吴鹏年也是上前一步,砰砰砰,重重的的几下踏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动,伸手在擂台上一拍,啪的一声,一声巨响,整个人就如同一头野牛一样,落在了擂台之上,虽然不比李长生上台来的潇洒,但在气势上,却是要强上不少。
    “好样的吴大哥,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没错,把他打的他娘都认不出来。“
    “黄毛小子,你还是快点认输吧,看在总教头的面子上,我们可以绕你一次。“
    “给劳资滚回去喝奶去吧。“
    听着擂台下众人的讥讽起哄,李长生不屑的嗤笑一声,一脸讥讽的看着吴鹏年说道:“就这么个货色,就想打赢我?哼,来吧,出手吧,早点打完,我还要回去看书呢?“
    看着李长生如此漫不经心的样子,吴鹏年顿时勃然大怒,上前一步,一记简单的‘直捣黄龙’就朝着李长生面门而去,在吴鹏年看来,这个小子着实可恶,因此第一招就没有留手,这一拳来的又疾又猛。
    李长生虽然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暗地里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跟在黄飞鸿身边数年,不敢说武功多么厉害,至少眼界远在一般人之上,这吴鹏年一招‘直捣黄龙’固然简单,但对方也算是军中好手,这一拳打来,威势也是不小。
    只见李长生也是贴身上前,步行弓状,伸手一拍,动作也是极快,落在吴鹏年的拳头上,便感觉一阵巨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却是输了一招。
    “哈,你小子就这点本事,还敢猖狂,给劳资躺下吧!“吴鹏年一招得手,顿时精神一振,又是一拳,一招‘擂铜锤’就朝着李长生胸口打来。
    见状,李长生神色不变,刚刚一交手,他就知道,自己在力气上比不过吴鹏年,不过他修炼擒拿手,本就不是硬碰硬的功夫,眼看吴鹏年又是一拳,手掌一转,犹如青藤绕树一般,缠在吴鹏年的手臂之上,正是上一次应对黄飞鸿时的擒拿手第二式。
    只听的,“缠丝,拿骨,破直锤!”,吴鹏年的手臂便被李长生缠住。
    不好,擒拿手!吴鹏年心里一惊。
    擒拿手,又称分筋错骨手,江湖上广为流传,算是最基础的拳法之一,但凡习武之人,都能略知一二,不过,那也只是一般的散乱招式而已,正统的擒拿手,依旧是江湖一绝,李长生是黄飞鸿的弟子,吴鹏年自然不相信他的擒拿手是什么大路货,因此一看自己手臂被人拿住,立刻抽身后退。
    可惜,李长生虽然力气比不过他,可是在擒拿手上下的功夫却是十足,一旦被他拿上,哪里容得后退。
    只见吴鹏年刚要后退,李长生便伸手一带,脚下马步张开,运起力坠千斤的法门,身子一沉,吴鹏年顿时感到重心不稳,随后,李长生手臂一转,好似铁鞭一样,啪的一声,甩在吴鹏年的肩头,吴鹏年顿时感觉半个身子一麻,提不起劲儿来。
    眼看李长生一朝的手,再不留情,七十二路小擒拿,三十六路大擒拿施展开来,右手按、左手撩,一时间,犹如长了七八只手臂一样,打得吴鹏年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要说这吴鹏年,在军营之中,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好手,一手硬功夫,绝对是军营之中前三的人物,要是正常交手的话,李长生想要这么快就占到上风也不容易,只可惜,吴鹏年一开始就小瞧了对方,被李长生抓住机会,一百零八式擒拿手施展开来,犹如行云流水,毫无破绽。
    斗到最后,李长生一招‘随风拂柳‘,拍开吴鹏年最后的一记重拳,啪的一声,吴鹏年只觉手腕生疼,李长生已然抡拳急攻,砰的一声,正中吴鹏年胸口,虽说,李长生修炼擒拿手,用的都是巧劲儿,气力不足,可是也不代表他的一拳就能轻到哪里去。
    这一拳落在吴鹏年胸口,吴鹏年顿时呼吸一滞,犹如被一记铁锤正中胸口,脚步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终于没能稳住,倒坐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见状,李长生也不继续进攻,当即收手,朗声道“怎么样,大个子,认输不认输?“
    听到这话,吴鹏年脸色通红,这一次却不是气的,而是羞的,吴鹏年在军中素来无敌手,今日却败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如果是一般情况下,输了也就输了,可是今日当着人家的面贬低了别人,如今却一败涂地,叫着一米八几的大汉,如何拉的下脸来。
    “啪!啪!啪!“
    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鼓掌声传来,只见陈尚法一边鼓掌,一边缓步上前,看着李长生说道:“李小相公果然好功夫,不愧是总教头的弟子,佩服佩服,老吴,既然输了,认输就是了。“
    “可是?“闻言,吴鹏年有些急了,这要是认输了,自己脸面何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