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页

    [无CP向] 《全武林都想要扒了我的马甲》作者:聆行【完结】
    文案:
    【无CP】【女主沉迷搞事业,以及,保命】
    二十年前 端朝的首富外加皇商——李家被灭门,李氏至宝九龙宝珠遗失。
    之后,江湖上便多了个传言:九龙宝珠能开启一个秘藏,这秘藏中不仅有着枚数不尽的宝物,还有绝世的神兵与秘笈。
    二十年后,一个少女的出现打破了江湖的平静。
    在所有人都在怀疑这个少女就是当年李家遗珠的时候,李照表示,我真不是。
    作者自定义标签:冒险 江湖恩怨 穿越 轻松 魂穿
    第1章 穿市而过的少女
    初秋早晨的衡州已经有些凉意了,街市上陆陆续续有小贩们出门,各自推着小推车赶往坊间,他们瑟缩着在凉风中行走,口鼻呼出点点白雾。
    来往的人群里,有一个穿着鹅黄色半臂,梳着双环垂髻的少女一路高举着个绸缎穿梭其中。
    “给我站住!”
    “抓住她!”后头追了一伙持刀挥棒的家丁。
    家丁后头跟着一顶四人抬的小软轿,软轿的门帘被撩了起来,里头坐了个油头粉面,眼底发青的公子哥,正抱着个美人儿,眼神戾气十足地盯着前头那抹鹅黄色的身影。
    他怀里那美人儿衣衫半挂,雪白的胸脯在这初秋微寒的天里有些晃眼。
    公子哥脸色不好,美人倒是有兴致。
    她怀里放着一盏葡萄,如玉一般的手臂微抬,娇娇柔柔地捏了颗葡萄递到他唇边后,眼眸转向前头那片喧闹,婉转地说道:“冉少爷,休要与那种粗鲁的女子置气。”
    “坏了爷的好事,今日抓到她了,打死了事!”被称作冉少爷的,乃是衡州刺史冉存云的大公子冉珏,常年在衡州地界横行霸道,因着他这身份,所以没人敢惹他。
    路边行人老早看到这点家丁就跑光了,大家伙都是有眼力见的,认识冉家的家丁,知道有什么能凑热闹有什么不能。
    有几个好事又胆大的,就缩在临街的茶馆窗边一边偷窥一边窃窃私语。
    “怎么了今儿个这是?”
    “不知道吧,昨日冉大少新得了个美人,本是今日要纳作府中第十八房小妾的,结果被人坏了事了。”
    “哦?稀奇,这衡州地界上,还有人敢坏冉大少的事?”
    “可不是嘛,你瞧瞧,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啧啧啧,这下是摸了老虎屁股咯。”
    “哎哟,她一小姑娘怎么可能坏到冉大少的事,你瞎说的吧?”
    “我哪儿瞎说了,我二舅哥他媳妇的表弟的邻居就是冉府里的帮佣,一手消息好吗!据说啊,是这姑娘狸猫换太子,把冉大少那个美人给掉包了。”
    一群人真真假假地在讨论时,底下的小姑娘已经跑远了,甩身后一帮子的家丁几十丈远,这么一群练家子的大汉愣是没追上一个姑娘。
    后头软轿里的冉珏已经是脸色铁青了,气压低得他怀里的美人大气不敢出,捏着葡萄的手抖得差点塞他鼻子里。
    前头跑的人眼看着要出城了,城门却是紧闭着的,门口站着两个持长枪的士兵,一脸严肃地看着向他们奔跑过来的小姑娘。
    “大哥,两位大哥!开个城门呗,这都卯时三刻,早就该开城门了吧!”少女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
    守城门的当然不会给她开门了,这都是冉珏打点好了的,四个城门关严实了,谁敢放了人出去,他冉珏要了他的脑袋。
    “跑不掉了吧,我看你往哪儿跑!”后头家丁越追越近,到近边儿了便扯着嗓子喝道。
    “姑奶奶我不跑了。”少女将手中的绸缎往脸上一蒙,转身朝向他们后,叉腰回道。
    “好,好,好。”软轿里的冉珏推开美人从里面站了起来,他眼神紧锁着少女,步履轻佻地朝这边一步步走了过来,等走到家丁身后时,咳了几声,那群挡在前头的家丁便心领神会地让开了。
    第2章 通缉
    “若你老老实实跟我回去,我今日就免了你的死。”冉珏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上下打量了少女几眼后,颇有些施舍般地说道。
    抛开冉珏这一脸透支过度的精气神来看,他其实有一副好皮相,然而经年累月这么糟蹋下来,再好看的脸也会变得不堪入目。
    “冉珏,你鱼肉百姓,就不怕有你爹也护不住你的时候?”少女的声音十分娇俏,故而哪怕是骂人也格外好听。
    这么好听的声音,那头冉珏的脸色也就缓和了一些,对待美人,他总是有格外多的耐性。
    特别是性子烈的美人。
    “小娘子声音倒是一绝,你若是跟了我,从今往后便自有你锦衣玉食的生活。”冉珏抄着手看着少女调笑道,而对于少女刚才问出的问题,十分不屑于回答。
    衡州隶属江南西道,如今江南西道的武都督带使持节,也被称为武节度使,是冉珏的叔父。
    也就是说,冉珏这身家地位,别说在衡州,即便是在整个江南西道,那都是可以横着走的人物,还能有护不住他的人?
    当然了,武节度使上头还有个天子所设的巡察使。
    然而当今天子年方九岁,其背后虽然坐了个垂帘听政的刘太后,但刘太后出身低微,并没有一个强势的母族,之所以能垂帘听政也不过是仗着是天子生母的缘故,是以朝廷对州郡的管辖早就不复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