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页

    “不是的。”李照皱了皱眉,下巴磕在窗边,“我不想给你们带来麻烦,如果他们真的误以为我是那个李程颐的孩子,从而找我麻烦,那么我还是离开的好。”
    “照娘,别担心,如果你是李程颐的孩子,那么李程颐的旧部自然会找上门来帮扶于你,如果你不是李程颐的孩子,他们想要来找你麻烦,那也要看我们同意不同意。”阮素素说得十分果断。
    然而李照却从中听出了一点意味来。
    也就是说,如果李照真的是李程颐的孩子,陈为仁这个镖队只怕容不下她了。
    “我肯定不是,阮姐姐,希望他们能擦亮眼睛。”李照面色不改地叹道。
    是与不是,现在而言并不太重要。
    马车破了,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好,于是镖队一行只能就近先扎营,凑合一晚再说。
    至于三秋不夜城这事,陈为仁并没有单独拎出来和李照说什么,只是让她不用担心。
    薛怀把剑还回来时,眼神中流露着明显的念念不舍。
    其他人看没看出这柄剑是真迹,李照不知道,但她知道薛怀是肯定看出来了,而他选择了沉默。
    第27章 月下
    当天做饭是李照亲自下得厨,吃完饭了负责去守夜的则是薛怀。守夜是轮换制的,上半夜是他,下半夜则是柳名刀。
    薛怀从吃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的,一旁姬康捧着饭碗同他说话,他也老半天没个回答,眼神都有些飘忽了。
    等到吃完饭洗漱好了,姬康也没着急去休息,而是走到了薛怀身边。
    他手肘撞了撞还在愣神的薛怀,小声问道:“怎么了这是?”
    薛怀抱着自己的佩剑靠在树上,他叹了一口气,回答道:“那柄剑是真的。”
    一开始姬康还没反应过来,脑子里转了一圈,才哦了一声,问道:“李照那柄三秋不夜城?”
    “嗯。”薛怀点了点头,他抬头看着头顶皎洁的月亮,眼神有些飘忽地继续说道:“那柄剑的重量,我一拿到手,就明白它才是真品。”
    “这姑娘神秘得很,说不定真的是李程颐的女儿。”姬康若有所思地说道。
    “她拔剑带着澄儿出来时,我有瞟到她的眼神,显然她对于拔剑这事很惊讶,几度有些不可置信地反复看了自己的剑一眼。”薛怀又说道。
    当时他观察得很仔细,所以李照脸上的神色一点都没有错过。
    “怎么,她不会剑?”姬康有些意外地问道。
    薛怀摇了摇头,回答道:“我见她时,也曾问过这么一句,但老大打断了我,其中深意自然是她不会。”
    “老大不会诓我们,那肯定就是她对老大说了谎。”姬康笃定地说道。
    他这话其实是带了主观意识,初见面时,他对李照的观感就不大好,直觉让他想要远离这人,又或者说,直觉让他觉得李照十分危险。
    “但我看她神情,或许她对于自己会拔剑这事,也存在一定的质疑。”薛怀不大认同是李照在撒谎。
    他觉得李照大概是受了什么伤,让她无法再拔剑了,而这一回却又阴差阳错地拔了出来,这才十分惊讶。
    “不管怎么说,老大肯定是不会留她的,李家的人走到哪儿都注定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我们镖队求的是个稳字,没必要牵扯进去。”姬康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道。
    薛怀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姬康,问道:“康哥,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她孤身一人,原本就是在镖队求一个傍身之处,结果我们还要赶走她……”
    姬康嗤笑了一声,撩起眼皮看着薛怀说道:“傻子,如果她真的是李程颐的女儿,李程颐那支威震四海,训练有素的铁龙骑能不来找她?若她不是,那些人自然也不会找她麻烦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薛怀清楚的是,铁龙骑已经十几年没有现身过了,这支直隶李程颐的私兵还存不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更何况……
    “好了好了,我去休息了,还以为你怎么了,一直愁眉苦脸的,这种事轮不到你我来做决断,好好守夜,我去休息了。”姬康看薛怀又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便拍了怕他的肩。
    薛怀目送他走,眼神一转,落到了不远处坐在树下发呆的李照身上。
    他吓了一跳,没想到李照没去休息,而且还坐得不远,那么刚才他和姬康的对话,李照很有可能全听到了。
    第28章 箭来
    李照似有所感,抬头迎上了薛怀的目光,她冲薛怀一笑,拍了拍屁股起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你都听到了?”薛怀噌的一声羞红了脸,觉得两个大男人背着人家一姑娘,说她坏话,实在难为情。
    “你们有这种想法,其实很正常。毕竟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何况我还是个外人,与你们相熟不过五六日,你们有所防备再正常不过了。”李照敛眸一笑,左手抬起摆了摆。
    接着,她原本背在身后的右手伸到了薛怀面前,掌心向上,正握着那柄三秋不夜城,在薛怀诧异的目光中说道:“你之前还剑与我时,我见你看它时眼神中带着一丝喜欢,想着歇息时过来借你,让你好好看看,却没成想撞上康哥儿过来找你谈天,是我冒昧了。”
    薛怀嘴唇哆嗦了一下,双手接过三秋不夜城,指腹一点点在剑鞘上摩挲。他的眼神中是无尽的爱意,即便只是剑鞘,也让他的手因为激动而开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