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柳名刀迟疑了一下,握着刀鞘的手微微收紧,“不确定,我虽然也是快刀,但冬霜刀法是梅花一刀在北境九死一生学回来的,我没有把握接住他的第一刀。”
    “六师兄想说什么?”柳红凤眸光落在陈为仁脸上,虽然是在问梅花一刀,注意力却全放在了陈为仁的面部表情之上。
    “小幺儿不是说了,他们有两柄假的剑,既然是有两柄,为什么陈镖头现在只给了一把出来?”梅花一刀似笑非笑地带着些审视凝视一旁的薛怀,他一边颠了颠掌心的纯黑色剑鞘,一边对柳红凤说道。
    薛怀背上还有一柄剑,那是他自己的佩剑。
    但显然梅花一刀误会了,以为那另外一柄三秋不夜城的仿品,此刻正在他的背上。
    “三位,大光镖局自建立到如今已有数百载,前前后后一共有四位总镖头,个个都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陈为仁朝着他们一拱手,突然开始说旧事。
    第32章 耳闻
    “陈镖头,我们师兄弟三人并非想要为难你,只不过兹事体大,还需多谨慎些才是。”柳红凤眼波一转,
    “若几位不信我等,今日怕是免不了一战。”陈为仁笑容一收,收回了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三个说道。
    “哈哈,陈镖头说笑了,今日我等并不是为了争端而来,江南武道大会在即,这个关头上惹是生非,是会惹我家师尊不喜的。”柳红凤笑意盈盈地说道。
    说是不想惹是生非,却在人还没到的时候便先射了一箭过来,给人来个下马威之后再说的这些场面话,任谁听了都会不信的。
    “如果你没骗人,为何不敢拿那另外一把剑出来?”梅花一刀言简意赅,他右手我在刀把上,似乎是准备出手。
    后头常无双一双手白腻堪比头顶的月光,他素手一搭,落在梅花一刀的肩膀上,缓缓说道:“六师兄,我们今日前来不过是想要确认的确有那么一柄剑出现,切不可生事。”
    一直沉默着的薛怀清了清嗓子,抬眸对陈为仁说道:“老大,你忘了,赤脊带着照娘去看病时,带走了我那柄剑。”
    陈为仁似是这才想起,噢了一声,看着梅花一刀等人抱歉一笑,说道:“我这记性,是了,赤脊这孩子的剑折了,身上没个趁手的家伙,这才不得已借了你的剑走。”
    薛怀接着朝梅花一刀拱手说道:“好叫诸位知晓,先前江大侠和方大侠在竹林中比武,震翻无数竹子,我们镖队的镖车也毁了三台,我家剑客赤脊的剑也因此折了。”
    他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梅花一刀等人,继续说道:“这出门在外的,身边若是没一把合适的家伙事,怕是遇到不测时,无还手之力。”
    这话里有话,其实就是想要梅花一刀等人赔偿。
    柳红凤哪儿会听不出面前这个黑脸小子话里的含义,他十分自然地转向薛怀,扯了扯嘴角一笑,问道:“不知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镖队里的剑客,薛怀。”陈为仁介绍道。
    “哦?”柳红凤一挑眉,似笑非笑地朝着薛怀一拱手,说道:“陈镖头的镖队里果然藏龙卧虎,这无常剑,柳名刀可都在您的镖队里做事呢。”
    无常剑,说的就是薛怀在武林中行走时曾用过的名头。
    他年少时喜欢走南闯北,单打独斗,凭着一柄破剑闯荡江湖,也曾留下过不少供人茶余饭后畅聊的谈资。
    不过那都是过去了,后来的薛怀认识了姬康,也认识了陈为仁,便在陈为仁的镖队里稳定了下来。
    “不敢当,无常剑什么的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只是薛怀。”薛怀敛眸说道。
    “南京城如今已经落了钥,敢问,这位赵娘是去了何处就医?”常无双无视薛怀的客套,眸子紧锁陈为仁,冷声问道。
    “自然是最近的官驿,江宁官驿。”陈为仁回答道,他有意撒谎,混淆视听。
    然而他这一句话出口,柳红凤三人的脸色登时就变了,梅花一刀下意识地握紧了自己的刀把,骨节泛白。
    他身后的常无双也是眸光一敛,收回了搭在梅花一刀肩上的手。
    从他们三人的神色可以看出,他们在听到江宁官驿这四个字之后,十分紧张。
    陈为仁见状,佯装着急地赶紧问道:“几位,可是有什么问题?难不成江宁官驿要除什么事?”
    第33章 佯装
    柳红凤的手抬起又落下,反反复复数次之后,他终于叹了一口气,神色莫测地看着陈为仁说道:“陈镖头,这件事我们也只是来时在驿站歇脚时有耳闻,说与你们听,要不要当真,看你们。”
    他这话留了些余地,但陈为仁明白,就凭他们三个刚才那神色,就绝对不是什么略有耳闻,这不过是托辞罢了。
    “但说无妨,在场的都是我镖队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都是信得过的人,绝不对将你们三位的话泄露出去半点。”陈为仁主动说道。
    柳红凤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人,目光落回陈为仁身上,一字一句地说道:“淮南道观察兼扬州刺史,扬州都督欧阳宇反了。”
    “欧阳宇本家江宁,江宁郡守于作成顺应其起事,选择直接捣毁官驿,阻断了和朝廷的联络线路……”他顿了顿,神色有些一言难尽,“只怕如今的江宁官驿,是没有医官可为您外侄女诊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