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04页

    她的手指一点点扣进主脑中,那一刻,黏腻的触感和炸裂的疼痛感两相交叠,令她手顿了一下,浑身开始发颤。
    钢印之所以不会被裴朗明察觉,是因为它会融入到主脑之中,记录植入后的点点滴滴,并如实回馈到主脑。
    哪怕主脑经历记忆清洗。
    “停手,小照!停手!”裴朗明急了,整个人撞向栅栏,口中大喊道:“阻止她,她会毁了这儿!”
    “你错了。”因为疼痛,李照的嘴边留下了诞水,仪态丑陋至极,“我要毁的,只是你而已。”
    法官本是要命人阻止李照的,但慢慢的,他好像明白李照要取什么东西出来,于是改为命人拉住裴朗明,以防他做出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来。
    漫长的等待中,法庭上的所有人亲眼见证了一副优秀的主脑是如何一点点瓦解,从而走向崩溃的。
    九十四歪在李照的脚边,看着她一点点萎靡下来,看着她最终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斑驳的掌心里却始终紧扣着从主脑中分解的银色圆扣。
    “是思想钢印。”九十四一边哭,一边解释道:“是我,是我给她开了后门,让她换取了这枚可以实时记录的思想钢印。”
    “为什么要这么做?”法官问道。
    裴朗明从一开始的愤怒变成了极端,最后已经在蓄意破坏法庭了,可法官这边早就已经防患上了,直接将他锁在了狭窄的铁笼里,逼得他动弹不得。
    “住嘴住嘴!”裴朗明目次欲裂地看着九十四将李照手里的那个圆扣上交,喉头迸发出了一声低吼。
    “您看过,就明白了。”九十四递交完思想钢印之后,转身回去,将那破败不堪的主脑好生收拢,装回李照的义体中。
    明白什么呢?
    明白裴朗明是如何做到这百年如一日的剥削,明白身为执行人的李照到底有多绝望,明白李照在这种一次次遭受记忆清洗之后,是如何回忆起了一切。
    疼痛在大部分时候是无法刺激到李照的,它们叠加在一起,每当李照因为思想钢印而清醒时,便一股脑儿的重新涌上来,包围着李照。
    在看完所有之后,法官的眼神都有些涣散了,等他再去看躺在地上的李照时,目光中带着些许的钦佩。
    自那天之后,再没有人见过P。
    慢慢地,执行者中流传出了一个相关的故事。他们说P是因为想要救自己已经死掉的爱人,才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094,然后将094带回来,一次又一次地利用、掠夺。
    因为所有执行者都清楚的一件事就是
    监察者是可以跨程序穿越时空的。
    所以,这个故事在一定程度上具备合理性。再加上知北游的手段通天,只要积分足够,复活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对知北游的中枢来说并不什么问题。
    但不管怎样,大多数执行者都站在了094的那一面。
    他们同情这个优秀而可怜的执行者,亦将她的事迹作为警醒,好让自己不会重蹈覆辙。
    不过呀,无论如何,知北游仍然照常运转着。只是出了这档子事后,知北游加强了对监察者的管辖,也改善了对任务的评定考核,让一众执行者们的日子好过了些。
    至于那个触犯了客服规章的九十四
    因为主动陈情,它本来可以是逃过一劫,仅仅罢免职位的,但它却坚持以实体进入到094最后去的那个任务位面中,哪怕最后的代价是自己被重置。
    第466章 大结局 星火燎原
    有一句古话叫,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这话对知北游来说,同样合适。
    因为等到九十四带着李照的骨灰来到端朝大陆上时,才发现这儿早就已经天翻地覆了,它想要代李照去寻找的那些人早就黄土一抔,无处寻踪了。
    问了一路,找不到要找到的人,九十四便改口,问路人知不知道沁园。
    那个被九十四拦住的人诧异地打量了九十四几眼,随后指着脚下这条路,抬手,说:“沿着这条路往前直走,走上半个时辰,就能看到沁园所了。不过,现在那儿可没了,你也小心些吧,我们这儿还算宽泛的,换别处,你要说出刚才那两个字,早就被抓紧去咯。”
    说完,路人扬长而去。
    九十四满头雾水,连忙抱着怀里的罐子就往刚才路人指的方向跑。
    路的尽头是一处十分荒凉的废弃宅子,门上挂着开裂的牌匾,依稀可以看到上面的字的确是沁园两个。
    就在九十四想要上前敲门时,一旁突然蹿出个小孩子来,抓着九十四的手就往小巷子里钻。
    “不要出声。”小孩子谨慎地嘘了一下。
    “你带我去哪儿?”九十四用细若蚊蝇的声音问他。
    小孩子回头瞪了九十四一眼,拉着她一路猛冲,最后是踱到了一个半人高的小矮门门口。接着,小孩子轻轻敲了敲门,在门刚开一条缝的时候,就带着九十四直接溜了进去。
    别看小巷子里荒凉,这门也寒酸,没想到进来之后,别有洞天。
    九十四到处打量了一下,还没张口,右侧的屋子里就走出来一个包着头巾的老妇人。老妇人先是快步过来,抬手拧住小孩子的耳朵,随后问道:“让你不要乱跑,不要乱跑,你又给我跑出去了?”
    “哎哟哎哟,如意奶奶,我可没出去。”小孩子想叫不敢叫出声,捂着嘴小声道:“是我看到这人抱着个罐子站在咱门口,觉得有些奇怪,这才将她带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