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页

    算了,还没有影子的事,想那么多做什么?
    但陈英的话也有道理,等这个月她再拿到销售冠军,就请整个销售部的同事一起吃顿饭吧。
    晚上七点多,夏颜与冯茜来了市中心一家人气餐厅。
    今晚冯茜请客,庆祝那天她成功开了第一单。
    排队等号的时候,冯茜低声与夏颜八卦:“颜姐,今天中午你带的那个客户,长得真帅,都可以去当明星了。”
    夏颜知道她说的是谁,笑了笑:“是挺帅的。”
    冯茜怂恿她:“你打开微信,让我再看几眼呗。”
    夏颜:“也没帅到让你如此花痴的地步吧?”
    冯茜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她:“这还不值得花痴?这可是纯天然的帅哥,没化妆不带滤镜都堪比大明星了,有些明星素颜可能还比不过他呢!”
    夏颜无法理解冯茜对男人颜值的痴迷,在她看来,徐医生最大的优点是好沟通、下单快。客户嘛,只要愿意痛痛快快的下单买车就够了,颜值不重要。
    干等也是无聊,夏颜就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徐医生的微信。
    冯茜接过手机,发现夏颜给帅哥客户备注的是“姓名+车型+购车日期”……
    “你可真够专业的。”冯茜一边吐槽,一边打开了徐砚清的朋友圈。
    可惜的是,徐砚清的朋友圈只有几条医学资料的转发。
    “他是医生?”
    “嗯。”
    “徐砚清?这名字可真好听。”
    “还行吧,姓氏普通,名字加分了。”
    夏颜漫不经心地点评,与白日在徐砚清面前吹彩虹屁的态度截然不同。
    徐砚清的头像是盆绿植,朋友圈也没有相片,冯茜失望地将手机还给了夏颜。
    “对了颜姐,我今天听到有人说你坏话。”冯茜使着眼色道。
    夏颜感兴趣地挑挑眉:“谁?”
    冯茜四处看看,确定没有公司的熟人,这才靠近夏颜,小声嘀咕道:“李达跟张春和,两人一开始在谈单子,后来李达羡慕你业绩好,张春和就开始阴阳怪气,暗示你能签那么多单子全是靠脸、靠身材。”
    夏颜发出一声轻哼。
    张春和是与陈英同级的销售主管,两年前夏颜刚进店,张春和仗着他坐着主管的职位,还想潜规则她,被夏颜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后来张春和又死皮赖脸地讨好过她几次,直到确定她不会给他机会,张春和就开始明着暗着给她下绊子,坏过她几次单。
    随着夏颜被店总肯定,又有陈英维护,张春和总算不敢再在公事上压她。
    还有那李达,上个月业绩仅此于她,平时总不服气,突然跑去张春和面前羡慕她,恐怕就是为了与张春和一起说她的闲话。
    “随他们说,咱们就当不知道。”这种事,夏颜听听就过去了,从不放在心上。
    吃完饭,冯茜又拉着夏颜去逛商场买衣服。
    这家商场几乎都是轻奢品牌,冯茜主要是过过眼瘾,要么买不起,要么舍不得买。
    夏颜倒是不差钱,可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店里,穿工作套装就够了,花销更多在租金、化妆品上。
    冯茜终于看见一条心仪且价格合适的裙子,去试衣间换穿了。
    夏颜坐在店内沙发上等,低头刷手机,直到不远处传来一段对话。
    “这家店的风格还不错。”
    “不行,牌子都没怎么听说过,一看就是便宜货。”
    夏颜脸色微变,抬起头,看到范小姐挽着秦盛的胳膊,两人并排站在店外,秦盛还在打量店内的衣服,似乎真的认可这些衣服款式,而范小姐已经不耐烦地拉着他往前走了。
    夏颜看不见秦盛的人了,却还能听到他宠溺的声音:“好好好,你说去哪家就去哪家,别这么拉我。”
    随着距离的拉远,夏颜终于听不到秦盛说话了。
    她看着秦盛离开的方向,鬼使神差的,突然记起小时候的一件事。
    她六岁那年,父母离婚。
    离婚是因为父亲与人聊骚,母亲对父亲失望,父亲想挽留母亲,最后和平离婚。
    父亲一直都是工作狂,离婚后的母亲,也开始追求她的事业,夫妻俩都没有多少时间陪她。
    父亲毕竟是连锁餐厅的老板了,时间安排比母亲更自由一些,偶尔会接她去外面吃饭、买衣服。
    小学生时期的夏颜,既讨厌父亲的花心风流,又渴望父亲的陪伴。
    有一次,父亲带她去商场买裙子,夏颜一直没有选到特别喜欢的,父亲的耐心就不太好了,哄她随便挑一件。夏颜小心翼翼揣测父亲的心情,只好拿了一件去试穿,等她走出试衣间期待父亲会夸一夸她,父亲却在打着电话,一边打一边瞥了她几眼,然后虚假地夸赞两句,就替她买了那件,开车送她回家,扬长而去。
    还带着标签的新裙子,被夏颜丢进了垃圾桶。
    她根本不喜欢那条裙子,更不喜欢那样的父亲。
    可现在,父亲竟然千依百顺地陪着他的小女友。
    夏颜并不嫉妒范小姐,因为她很清楚,用不了多久,父亲就会与范小姐分手,寻找新的刺激。
    夏颜只是,心里某个地方,不太舒服。
    拿出手机,夏颜挑了一张与冯茜的聚餐合照上传,文案——周末消遣。
    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