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页

    徐砚清伸出一只手:“简单来说就是按肚子,按到有炎症的地方会疼。”
    夏颜更慌了:“很疼吗?”
    她怕疼。
    徐砚清见过她在工作上游刃有余的样子,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就像个小学生,漂亮的眼睛充满忧虑。
    他朝她笑了笑,目光也温柔:“不会,可能与你这两天感受到的腹痛差不多。”
    夏颜紧张的肌肉瞬间放松了下来,作为一个成年人,临时一次的那种程度的疼还是能忍的。
    正常触诊程序需要病人掀开衣服,露出整个腹部,但徐砚清没让夏颜这么做,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她腹部几个位置分别按了按,按到左上腹时,毫无准备的夏颜“哎”的轻叫出来,腹部肌肉马上缩紧了。
    徐砚清已经收回了手,告诉夏颜可以起来了。
    “急性胃炎,我给你开点药,按时服用,如果明早不适感觉仍然明显,最好请天假,别勉强去上班。”徐砚清看着电脑屏幕,一边开药一边交代道,“接下来的饮食要清淡,不要食用辛辣刺激的食物,过烫过冷的东西都不要吃,今明两天以流质、半流质等好消化的食物为主,譬如汤粥、面条。”
    夏颜一一记下。
    徐砚清将药单递给她,告诉她去哪里取药。
    夏颜有些犹豫:“不用验血吗?我看有些帖子说这种情况最好验血确认下。”
    徐砚清笑得很好看:“如果你坚持,我可以给你开验血单,包括粪便检查、胃镜……”
    “不用不用,您是医生,您都确定了,那肯定就是这样了。”夏颜从同事那里听说过做胃镜检查的恐怖,抓起各种单子就要撤。
    “等等。”徐砚清叫住了她。
    夏颜回头。
    徐砚清神色如常地拉开办公桌左手边的抽屉,拿出一颗颜色、形状都很漂亮的橙子。
    夏颜不解地看着他。
    徐砚清笑道:“我有朋友开果园,送你尝尝,如果喜欢,以后可以联系我下单,正宗赣南脐橙,现摘现卖,保证新鲜。”
    夏颜了然,走回去接了橙子:“谢啦,好吃我肯定买。”
    徐砚清:“今晚别吃,身体好转了再说。”
    夏颜就笑了。
    第9章
    下班了,徐砚清开车前往孟老师任教的高中。
    医生说是五点钟下班,其实很少能有这么准时的,不过孟老师也是一样,推着轮椅回到办公室批改作业,徐砚清过来的时候,孟老师还要再忙一会儿。
    办公室里还有几位老师,晚上要看晚自习的,孟老师因为带病,所以才没排晚班。
    “你这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帅,还都事业有成,看着就舒心。”
    看眼坐下来帮孟老师批改作业的徐砚清,一位与孟老师年纪相仿的老师十分羡慕,“不像我们家那个,都结婚生孩子了,还得我们操心。”
    孟老师马上道:“我羡慕你才对,我们家这俩到现在都没谈过几次恋爱,老婆没影,孩子更不用说,哪像你们,祖孙三代聚在一起多好啊。”
    两个人商业互吹,徐砚清面带微笑,只管低头批试卷。高三生的数学他还能应付,更何况孟老师给了他一张标准答案。
    全部批改完成,徐砚清与几位老师道别,推着孟老师离开了。
    “橙子都送出去了吗?”
    上了车,孟老师坐在副驾驶位,笑着问儿子。
    她骨折受伤,昨天邻居小邹送了两箱第一批采摘的新鲜橙子过来,几十斤,孟老师就让大小儿子分别带点去办公室分给同事们吃,顺便替小邹家拉拉生意,如果同事们有兴趣的话。小邹的父母有果园,每年橙子成熟的季节小邹都会在朋友圈吆喝呢。
    徐砚清一边开车一边笑:“送了,大家都夸好吃,已经给邹哥推荐过去了。”
    邹家的橙子确实好吃,徐砚清还留了一个准备下班了吃,没想到叫号的时候,会在排号系统里看到夏颜的名字。
    当时徐砚清还在想会不会是同名的,直到夏颜进来,他才确认就是她。
    只是徐砚清没想到,夏颜的脸色会那么差,淡淡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的苍白憔悴。
    早饭下馆子,午饭吃公司食堂,晚饭要么跟同事聚餐要么速食解决,夜里竟然还有喝冰啤酒的坏习惯,徐砚清更加确定她是独居了,否则身边但凡有个关心她的人,都不会让她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她要走的时候,徐砚清突然冲动,将自留的那颗橙子送了她。
    有什么理由吗?
    没有,就是觉得,那颗橙子很好吃,颜色也漂亮,或许能让她的心情变好一些。
    到了家,徐砚清让母亲休息,他去做饭。
    孟老师看着厨房里小儿子忙碌的身影,提醒他:“随便做点就行了,别费事。”
    徐砚清背对母亲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经常做饭炒菜,效率很高,孟老师刚看完新闻联播,就见小儿子已经摆好菜了,正举着手机挑选角度拍照。
    孟老师好笑:“你什么时候还喜欢玩这套了?”
    徐砚清:“给大哥看的,让他眼馋吃不到。”
    夏颜离开医院,回到新租的家,身体已经疲惫到不行了,温水服好药,夏颜躺到床上休息。
    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晚上九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