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页

    该死的!明明被抛弃的人是她,求饶一句有这么难?她永远都是这般,殊不知这种比男子更加果敢的性子,才是他最憎恶的
    夏柔纯故作心痛的叹了口气,哀求的拉着卫玄麒。
    “那就让我送嫡姐最后一程吧,殿下,求你”
    “这个贱人如此恶毒,根本不值得你同情,罢了,地牢阴寒,你速速回来。”
    听着这娇弱的声音,卫玄麒心中的阴霾瞬间缓和了不少,他回头给了夏浅薇最后一个冷酷的眼神,便冷哼一声大步甩袖离开。
    一时间地牢里涌现出恐怖安静的氛围,方才还弱柳扶风的夏柔纯立刻笑得花枝乱颤,带着一丝狰狞的味道。
    “嫡姐,你可知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这些年我没有一日不想将你扒皮抽骨!你就抱着你的秘典,下地狱去吧!”
    此时的夏浅薇眼中跳跃着不屈的火光,她就那样无畏的看着眼前缓缓靠近的女子,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柔纯,今日的我,便是你往后的下场!若有来生,我定要你们付出千倍万倍的血价!”
    “居然还敢咒我?动手!”
    随后一旁的士兵上前,锋利的匕首瞬间扎入了夏浅薇的血肉,她紧咬着牙关只是那样死死的盯着夏柔纯,这生不如死的凌迟之痛化成了无边无垠的恨意,如潮水一般聚集在她泛红的眼眸之中,支撑着她悲恸的灵魂!
    预想中的惨叫没有传来,只有一阵令人心惊胆战的呜咽声,血腥残忍的画面在夏浅薇那令人难以置信的忍耐力中显得越发惊悚。
    那张渐渐苍白的面容带着永生永世的诅咒,让夏柔纯的脸色越发不太好看,脸上的笑容也缓缓凝固,闻着四周弥漫的血腥之气,眼前那被束缚住的女子如同从炼狱中爬出来的染血恶鬼,死亡的视线叫人不寒而栗。
    不!事到如今自己还需要怕她夏浅薇?
    “给我挖了她的双眼!”
    夏浅薇视死如归,咬紧牙关始终不哀嚎一声,连动手的士兵也难掩心中震撼,有种莫名的畏惧在心底蔓延,手中动作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这时,她惨白的薄唇动了动,竟是吓得士兵后退了几步,夏柔纯皱了下眉头,“她说了些什么?”
    “她,她说化作厉鬼,也不会放,放过你们”
    夏柔纯气极,她恶狠狠的踩碎了刚刚取下的新鲜眼珠,随后一把夺过匕首狠绝的送进了夏浅薇的心口!
    牢中众人被她突如其来的疯狂举动惊得纷纷跪倒在地,仿佛生怕下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
    饱含怨恨的灵魂终于消散,绝美的女子抬起染血的手理了理自己的发丝,看向那早已不成人形的尸骸,笑声异常刺耳。
    “跟我斗?嫡姐,你就在地狱里好好看着,我是如何与玄麒白头到老,享受他的万千宠爱”
    第三章 将军嫡女
    刺骨的冷风钻进衣袖,如同毒蛇一般缠绕着每一寸肌肤
    外头传来陌生无比的呼喊,夏浅薇眉头轻轻一蹙,艰难的睁开了疲倦的双眼,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让她好不容易才适应胃中的作呕翻滚。
    缓缓动了动麻木无力的手指,她深吸了口气坐起了身子,这一抬头心底不由得一颤。
    数尊威仪无比的佛像环绕着她,手持法器气势骇人,昏暗的光线带着一种神圣凝重的氛围。
    所以她这是下地狱了吗?
    夏浅薇不由得咽呜一声抱着自己的双臂,生剜肉骨的剧痛清晰无比的印在灵魂深处,无边的恨意早已将她淹没,两行浊泪从她饱含不甘的眼眸中溢出,指甲不知不觉嵌入了掌心,真实无比的刺痛传来让她很快意识到了异样。
    低头一看,一双白皙软绵的小手跃入眼帘,手背上曾经为卫玄麒挡剑的伤疤也已不见了踪影。
    就在这时,一名小丫鬟焦急的推门跨了进来,她惊喜的发现了突然失踪的自家主子,赶紧跪倒在地。
    “小姐,您怎么在这里,让奴婢找得好苦啊!“
    她作势就要去拉夏浅薇,却被反手扣住了肩膀,冷厉的声音传来。
    “你是何人?这是何地?!”
    这小丫鬟显然吓了一跳,吃痛得连连求饶。
    “小姐忘了吗?七日前您伤了来府中做客的小郡主,被老夫人送到寺中抄写经忏悔己过,这次可千万不能再闯祸了!夫人正到处寻您呢,煜少爷在哪里?二房还在大雄宝殿里等着,可开不起玩笑!”
    这个丫鬟的表情不像在撒谎,那眼下是怎么回事?借尸还魂?
    夏浅薇终于缓缓放开了她,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呀,小姐,您怎么受伤了?”
    小丫鬟伸手轻轻碰了下夏浅薇的额头,立刻传来一丝疼痛,她赶紧拉着还在思绪中的夏浅薇来到一旁坐下,拿出袖中的小铜镜递了过去,夏浅薇低头一看,一张漂亮却妆容俗艳的脸蛋当即呈现在眼前。
    额间一处磕伤分外明显,满头金晃晃的钗子让夏浅薇忍不住皱了眉,她很快冷静了下来,沉默了许久突然笑出了声。
    “这真是天意弄人呵呵”
    莫非是老天爷可怜她,居然真的给了她一次机会,她死前发了毒誓,若有来生,必定要让卫玄麒和夏柔纯血债血偿!
    而如今,她回来了!
    恨意再次席卷而来,那种痛彻心扉早已浸透浑身的每一滴血液,让她的身子控制不住的轻颤,此时夏浅薇的笑容透出一股森冷的寒意,吓得一旁的丫鬟立刻跪了下来连连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