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4页

    “老夫人说的是,奴婢看三小姐这次是真的知错了,这其中也有大夫人的功劳。”
    望着手边夏浅薇送来的经,一开始的字迹歪歪扭扭烦躁无比,而后渐渐变得秀气沉稳,恍若将心境的变化跃然于纸上,比起温氏送来的那份,处处都是模仿的痕迹,这才更像一个改过自新之人的手笔。
    夏浅薇上一世就十分擅长模拟旁人的字迹以假乱真,她更懂人心之变幻,因此瞒过老夫人的眼睛简直轻而易举。
    “雷若寺的方丈与我是故交,看来这些日子没少照顾浅薇,佛祖保佑,真该把她早些送去”
    老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中又有几分自责在里头,毕竟夏浅薇这次闯的祸,差点让自己也放弃了她。
    雷嬷嬷看着老夫人的神情,知道她又想起了往事,当即上前轻轻捏着她的肩膀。
    “玉容夫人在天之灵,也保佑着三小姐呢!”
    只见老夫人手中一抖,缓缓揉了揉自己的眼角,兴许是被风沙迷了眼,显得有些微红。
    “昨夜,我还以为她回来了。你看那孩子,长得多好啊,只可惜造孽若当初老大肯听我一句,也不会”
    “这么多年了,相信将军已经过了心里那坎儿,只是老夫人不打算把冷家的事情告诉三小姐吗?”
    说到这,老夫人的眉头不由得一蹙,眼神微冷。
    “冷家老夫人这次来者不善,可是出尔反尔,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十二章 嫡母讨好
    而另一头。
    “未婚夫婿?”
    镜前面若芙蓉的女子柳眉不由得一蹙,那一丝惊诧的眼神变化竟也让她一双眸子媚态横生。
    “小姐连冷公子都忘了?您当初为了讨他喜欢,费了不少心思。”
    如画今晨听见府中下人偷偷议论,说冷家的老夫人要来府中做客几日,也顾不得昨夜夏浅薇没有休息,连忙回来提醒自家小姐,却不想她竟是一副茫然的模样。
    冷玉寒是镇国将军嫡子,一表人才且精通兵法,年纪轻轻已有大将之风。
    京都谁人不知夏将军家三小姐从小就爱慕这个天之骄子,去年她设计落水被冷玉寒所救,当时这三小姐为了赖上人家,不顾自己湿了的身子死死的抱着他大喊大叫,引来无数人围观,事情传扬开后便掀起轩然大波。
    怀化将军虽为三品,但夏浅薇的外祖父却是昌兴侯爷,于是将军为了女儿的名声,不得不求助于昌兴侯府,此事差点闹到了圣前,为了免伤和气,冷家不得已应承下了婚约。
    难怪当时那个危险的男子会戏谑的问她是否要他负责,竟是有前车之鉴,夏浅薇顿时头疼。
    “不过,若是冷公子见到如今的小姐,喜欢还来不及呢。”
    喜欢?夏浅薇的眼神不由得微冷,重活一世,她又怎会再去做那等虚无缥缈的美梦,为了她含冤而死的父亲和兄长以及被欺骗背叛的亲族,哪怕不择手段她都要复仇血博!
    真心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一次就够了,所以,这些麻烦还是离她越远越好。
    但只怕,就算她有心退了这门婚事,老夫人也不会轻易罢手,毕竟攀上镇国将军府,对整个夏家都是天大的好事。
    就在这时,一直在角落里默默干活的如眉惊呼一声,手里的剪子落了地。
    夏浅薇转身望去,那婢女吓得赶紧跪了下来,“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手还疼吗?”
    夏浅薇轻声问了句,如眉有些矛盾的抬起头,这两日小姐给她的双手上了奇怪的伤药,一开始确实是疼得撕心裂肺,她还以为夏浅薇是反悔了要她的命。
    可后来,眼见着手上皮开肉绽惨不忍睹,疼痛却一点点的减少,反而有种难以言喻冰凉的舒适之感。
    “你们的手寒气已入骨,再不处理明年就该废了。”
    两名婢女一听,顿时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夏家三小姐简直就是以折磨人为乐,只要一不高兴,就把火气往贴身婢女身上撒,花样千奇百怪。
    尤其是如眉,因为不够机灵被那三小姐处处嫌弃,手上身上的伤痕比如画多得多,前阵子还差点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兴许是这样,恨意就悄悄埋在这婢女的心中。
    “奴婢不疼,多、多谢小姐”夏浅薇不计前嫌为她疗伤,如眉如今只想好好干活,弥补自己的过错。
    “小姐既是为我们好,为何还要让人误会?”
    如画终于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夏浅薇却只是笑了笑,她之所以在人前还是表现出一副恶毒的模样,只因一个人若是变得太快容易招惹怀疑心生警惕,她就是要让众人知道,自己还是那个做事不顾后果,容易被拿捏住把柄的粗鄙小姐。
    见自家小姐没有过多解释,如画又担忧的提醒了句。
    “小姐要奴婢把这些衣服裁碎缝成香囊,可冷家老夫人就要来了,到时候小姐没件体面的”
    这三小姐衣柜里每一件衣裙都做工上乘用料精细,但花式款色却俗艳无比,不出所料,依旧是温氏的手笔。
    “无碍,母亲很快就会送新的来。”
    如画不明所以,却不想话音刚落,屋外果真传来了陈嬷嬷的声音。
    “三小姐,夫人让老奴送金饰来了。”
    两名婢女齐齐一愣,只觉得夏浅薇真是太神了,怎能这般未卜先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