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页

    就在这时,一道别样悦耳的声音从桥廊那头传来,“几位妹妹何事这般高兴?”
    众人闻声望去,却不由得一愣,只见午后星星点点的阳光落在那娉婷婀娜的暖白色身影之上,略施粉黛的面庞堪比西子,巧笑颜兮美目盼兮,让人只觉得心头一荡,魂就被吸走了一半。
    夏浅薇如云彩般飘到了亭子里,夏乐差点要脱口而出问句这是何人,看了眼后头的如画才反应过来,“三、三姐?!”
    夏兰初微愣的神情止不住的震惊,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陈嬷嬷,却见嬷嬷给她打了个眼色微微摇了摇头。
    夏浅薇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些所谓的妹妹们,亲切的笑了笑。
    “几日不见,妹妹们可惦记我了?”
    四周顿时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夏浅薇何时对这些妹妹们和颜悦色过?她们只觉得撞了邪,心底瘆得慌。
    “是、是啊原想着早晨要去三姐那儿,可担心旅途劳累打搅了姐姐休息,不过看三姐的气色”
    夏兰初最先反应过来,望着眼前这张美好的笑脸,心中竟忍不住涌现出一股嫉妒,但更多的是恐惧,怎么抄经忏悔回来之后,夏浅薇就彻底改头换面了?
    “妹妹也觉得我这气色难看至极吧?没办法,瞧着那奄奄一息的贱婢我就来气,也没心情打扮自己。”
    关于如眉的事情,将军府无人不知,听到这儿夏兰初她们才松了口气,毕竟她们还是喜欢看不可一世的夏浅薇顶着一张好笑的妆容却毫无自知之明的样子。
    陈嬷嬷适时的站了出来赔着笑,“三小姐,老奴正要给您送缎子去呢,正巧,您先挑挑?剩下的再给几位小姐。”
    这是将军府一贯的规矩了,夏浅薇挑剩下的才能给别人,听起来是有那么几分刺耳。
    亭子里的每个人都表现出一副对她敬畏无比的样子,夏兰初低眉顺目,却不着痕迹的将她的那两匹挪到了最角落。
    “三姐自然是要配最好的!这几匹艳丽无双,三姐穿上定能比得过宫中的贵妃们!”
    夏乐言语夸张极尽讨好,将那华贵老气的料子递了过来。
    只见夏浅薇微微点了点头,随手一摸,试探的问了句,“这绣活真是巧夺天工,可会不会太过招摇?”
    招摇?她不就是喜欢招摇的吗?
    “三姐说笑了,其他的颜色都太过普通,唯有这些才衬得出三姐出众的气质。”夏晴继续附和。
    看着眼前这几张虚伪的笑容,夏浅薇的心中不由得冷了几分,想必三小姐就是被这般默契统一的夸奖才扭曲了自己的审美,如此的姐妹情深似曾相识,她上一世竟没能看个清楚,可现在
    “这么说,妹妹们也都喜欢?”
    夏浅薇指了指被推到自己面前的料子,眼前的三位小姐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要知道三姐最喜欢抢别人的心爱之物,这么回答准没错。
    却不想夏浅薇的步伐微微一动,缓缓绕到了她们的身后。
    四周的氛围不由得紧张起来,众人看着她的手轻轻的拂过另外几匹淡雅秀气的料子,疑惑之中一颗心又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确实,其他的款样平平无奇,不符我的身份,但”
    夏浅薇最后停在了夏兰初的身旁,打量着自己身边这穿衣打扮极有品位的夏家四小姐,真不愧是温氏的女儿,端庄得体,眉眼间无害的笑意如出一辙。
    “雷若寺的方丈常说,身外之物不及手足之情,以往是姐姐小气了,既然妹妹们喜欢这几匹料子,就给你们吧。”
    什、什么?!
    众人顿时大惊
    第十四章 坑死她们
    夏浅薇一个眼神示意,身后的如画当即上前,作势就要拿走夏兰初相中的那两匹缎子,她的表情微微一变,忍不住开了口。
    “三姐,这怎么使得?如此金贵之物,妹妹实在难以匹配,不敢夺人所爱”
    “你也是将军府的嫡小姐,怎么不配?四妹这是何意,我有心礼让,你却三番四次推脱,莫非是看不起我?”
    只见夏浅薇的面色顿时一沉,原本的笑容瞬间化成一片冰寒,这说变就变的表情让众人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好像下一秒她就要像从前那样发怒撒泼。
    若真是如此,还不能到祖母那儿去告状,毕竟是夏浅薇好心好意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分给她们,只怕到时候,祖母反而会怪罪她们辜负三姐的大方!
    “不、不是的”
    夏兰初的眼眶不由得一红,委屈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旁边的陈嬷嬷忍不住想帮一声,却被夏浅薇一个冷眼制止住。
    “主子说话,何时轮到奴才插嘴?姐友妹恭,我早该多多疼爱妹妹们才是,陈嬷嬷,赶紧让人用这料子给四妹妹做一身衣裳,往人群中一站,定能艳压群芳!”
    艳压群芳?夏兰初根本不敢想象那个画面,她望着夏浅薇忽然又变了的笑脸,只觉得自己被耍弄了,惊惧又愤怒,可却无从反驳。
    毕竟方才,她们也是这般奉承夏浅薇的,这会儿怎能自打耳光?
    “听说九妹还病着,我就帮她多留一匹,如画,回院。”
    众人微微一愣,三姐何时跟小九的关系这么好了?不等她们反映过来,如画已然扛起了最漂亮的三匹缎子。而陈嬷嬷方才被夏浅薇那么一瞪,此时哪敢阻止,夏兰初便眼睁睁的望着那如土匪一般潇洒离去的主仆二人,袖中隐忍的手不住的轻轻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