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页

    夏乐和夏晴心有余悸的对视了一眼,“三姐也太霸道了,她哪有这么好心”
    可不霸道的话,那还是夏浅薇吗?
    亭子里一片压抑的氛围,先前还堆得满满的石桌顿时空了不少,那几匹俗艳的缎子显得格外碍眼讽刺,这对双生姐妹望向自己手边侥幸逃脱的两匹,心中立刻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陈嬷嬷眼疾手快抢了过来站到了夏兰初身边,沉了沉声音,“三小姐说得好,姐友妹恭,四小姐也是大方之人,这次就把最好的那几匹留给两位小姐,老奴先回去向大夫人交差了。”
    什么?夏乐和夏晴面露焦急,“四姐,我们”
    夏兰初此时心中还在滴血,立刻将怒火迁到了两个庶妹身上,哪里顾得上之前的表面功夫,连客套话也不说了。
    她理了理耳边的发丝略显清冷的笑了笑,“若妹妹们不喜欢,我屋里头正好有适合妹妹们的衣裳,一会儿便叫人送去。”
    这意思竟是要她们穿四姐的旧衣服?这怎么可以
    可迎上对方愠怒的眼神,两姐妹只能将苦水往肚子里咽,巴巴的看着夏兰初提起裙摆幽幽的跟上了前面陈嬷嬷的步伐,依旧保持着那得体端庄的姿态。
    当温氏回到院子,便听见里头传来一阵打砸的声音。
    “都出去!”
    几名丫鬟惊恐的退了出来,温氏眉头不由得一蹙,提着裙摆跨进屋内就看见自己的女儿红着眼眶一副怒火难遏的模样,而地上还摔着那两匹苏绣。
    温氏面色不由得一沉,“你这是什么样子?!”
    夏兰初目光一闪抬起头,迎上温氏严厉的视线,却还是忍不住委屈的落了泪,“母亲,夏浅薇到底是撞了什么邪,居然”
    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东西没有,何时尝过被人夺走心爱之物的滋味?表面上夏浅薇受尽宠爱,实际上得到最多好处的却是她。
    退而求其次这种事情,对夏兰初来说简直就是种侮辱!
    想到这,她看见地上散落的布匹,再次走上前狠狠的踩了几脚。
    温氏深吸了口气,这一次却不像往常那般安慰她,反而厉声喝道,“母亲这些年为你请的名师,就只教会了你鼠目寸光?跪下!”
    夏兰初吓了一跳,要知道母亲从来没有这般训斥过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在旁边陈嬷嬷焦急的眼神提醒下她才捏着裙摆犹犹豫豫的跪在了温氏的面前。
    “母亲为了你,这些年步步小心,生怕行差踏错,你却为了这么点小东西失了风度忘了涵养?真是太叫人失望了!”
    夏兰初望着温氏那不同以往的凌厉目光,心间当即一颤,“我”
    “你可知为何身为武将之女,母亲从不让你沾任何的骑术箭技,反而要你苦练女红琴艺,但凡有什么诗词酒会皆要千方百计送你去,为你造势?”
    “是为了女儿将来”
    “对!如今太平盛世,朝轻武,除了早些年立下战功的一品将军依旧荣耀之外,位高权重的文臣看不起我们,可嫁入渐渐被冷落没有前途可言的武将世家,又有何希望?”
    夏兰初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母亲才送她去最好的女学,一刻都不许松懈,要她争得才女之名!
    “你大哥与太子交好,又与几位出众的侯门世子联系甚密,等他回来,你的机会就到了!”
    “女儿不敢想”
    夏兰初的眼神暗了暗,她有自己的骄傲,以父亲的品级,她若能嫁入高门也只是个侧室,这让被众星捧月惯了的夏兰初接受不了。
    “不!你可以想!”
    温氏一下就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她缓和了脸色走上前去轻轻抚着夏兰初姣好的面庞,“你祖母手里有张牌,一直没用,她也在等机会,为了将军府的未来,势必会将一个嫡孙女送上青云!”
    而以夏浅薇现在的德行
    夏兰初抬起头,分明看见自己的母亲眼底跳跃着令人兴奋的野心。
    “你喜欢的那个冷玉寒也不错,放心吧,只要你听话,母亲定会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争来!”
    “可是玉寒跟三姐”
    “你且看着,倘若你得不到,夏浅薇就更别想!至于谁敢挡我们的路,大可以试试”
    夏兰初面上浮现出一抹娇羞,如同温顺的猫儿一般依偎在了温氏的身边,她仿佛看见了自己锦绣无限的未来,心情瞬间舒畅无比
    第十五章 姐妹陷害
    这日夜里,原本在院中干活的如眉突然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快速的拖进了阴影处。
    荒废了的偏院中,她被狠狠的丢在了地上,头顶立刻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命大的丫头,给我割了她的舌头!”
    被钳制住的如眉心中一惊,抬起眼就看见昏黄的烛光下,杜姨娘那张恶毒的面容。
    “姨娘饶命!奴婢已经按您吩咐的说了,其余的一概不敢走漏风声!”
    “哦?你当我是傻子吗,夏浅薇非但没有打死你,还叫人送了一匹缎子给九小姐,她有这么好心?”
    想起傍晚时分,狗仗人势的陈嬷嬷带了人来她的院子极尽挖苦,还把那缎子拿走了,说什么九小姐的病多日不见好,也用不着什么新衣服,杜姨娘心里这一团火差点没憋死!
    她倒是听说了夏浅薇今日的壮举,原本还幸灾乐祸来着,却不料那丫头突然对小九这般关照,心中发虚实在忍不住多想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