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页

    “小姐留着奴婢的命,是想等待机会让奴婢作证揭发大夫人,她本来要去老夫人面前告状的,可却被如画劝住了,于是改变了主意打算从今往后事事跟大夫人作对,还扬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如眉偷偷观察着杜姨娘的脸色,发现她目光深沉,似乎在琢磨自己话中的真假。
    “奴婢只是说了句大夫人讨厌九小姐,三小姐就想着膈应膈应大夫人,于是才送去缎子示好奴婢不敢欺瞒姨娘,还请姨娘放了奴婢的家人吧!”
    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
    杜姨娘在这一刻才收敛了杀心,心想着毕竟这贱婢的家人在自己手上,想必她也没那个胆子出卖自己。
    “三小姐总算是开窍了,大夫人在后院作威作福这么多年,想拿她的把柄谈何容易。我这个做长辈的,也是时候帮帮三小姐了。”
    杜姨娘别有深意的笑了出来,她一个眼神示意,身边的丫鬟立刻上前往如眉伤痕累累的手中塞了锭银子。
    “奴婢不敢”
    “收着吧,日日被折磨你也不容易,这次办得不错,只要你及时向我汇报三小姐那边的情况,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也想早日团聚不是吗?”
    至于大夫人那边杜姨娘一点儿也不担心加害煜少爷的事情被怀疑,毕竟谁都没有证据,而且大夫人该操心害怕的事情,可比自己多得多了。
    清晨,双姝院里一片手忙脚乱。
    “动作快一点儿,这簪子不行,太过花俏了,冷老太太喜欢素净的!这支太老气,要衬托出小姐们的天真浪漫!”
    早已精心打扮过的阮姨娘焦急的在一旁指挥着,老夫人那边传来贵客提前到访的消息杀得众人措手不及。
    镜子前的双生女无奈的任由身边的婢子们在自己的发间脸上折腾,却听夏乐吃痛一声。
    “贱婢!你是故意的吧?都簪疼我了!”
    婢女吓了一跳,当即跪下来哆哆嗦嗦的求饶着,“奴婢不敢,奴婢知错了!”
    夏乐眼中划过一抹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恶毒,冷笑了声,“不敢?我看你是胆大包天,去外头跪着!”
    一旁的阮姨娘叹了口气,不耐烦的瞥了一眼那脸色苍白退出去的婢女,“这么重要的日子,何必跟这些下人一般见识,晦气!”
    夏晴见惯了自己胞姐的脾气,带着软软的语气疑惑的问了句,“姨娘,冷老夫人这次来应该是为了看三姐的,我们再怎么打扮也是白费心机。”
    “傻孩子,这你就不懂了。冷老夫人结识那么多的达官显贵,若你们给她留下个好印象,她在人前那么一提,你们出头的机会不就多了吗?”
    身为将军府的庶女,很少有机会抛头露面,嫡女夏兰初能够光明正大的参加各种盛大的诗词酒会,偶尔才将她不屑出席的诗会推给她们,这等同于施舍的机会,反而是种屈辱,哪怕心知肚明她们还要感恩戴德的谢着!
    所以,但凡有贵客来访,哪怕温氏不高兴,阮姨娘也必定会让自己的女儿们到贵客面前晃一晃,兴许某一天运气就那么来了呢?
    夏乐忽然愤愤的拔出脑袋上的一支簪子往梳妆台上一丢,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今日你怎的这般暴躁?就不能学学你妹妹?”
    夏晴温顺的一垂眼,任由夏乐瞪她。
    “姨娘,你是没看见夏浅薇那张脸,反正我不去!”
    自从看见夏浅薇素妆的模样,这对双生姐妹就突然不喜欢照镜子了,她们见过的美人闺秀不少,却没有一个像这样叫人自惭形秽的,居然还是一向惹人耻笑的夏浅薇,就更让人接受不了!
    阮姨娘却是不以为意的笑了出来,“她那张脸怎么了?我看就是平时丑惯了,她换个妆你们就觉得惊艳,真是没见过世面!时候不早了,赶紧打扮起来!”
    阮姨娘又催促了一阵,便退出去处理自个儿的事情去了。
    屋内的两姐妹相视无言,直到婢女们战战兢兢的为她们打理好一切,夏晴才缓缓站了起来,“姐姐,我们还是动作快一点,免得惹姨娘不高兴。”
    夏乐撇撇嘴,一跺脚跟了出去,她的眼神忽然一动,走到此刻正跪在院子里,膝盖下铺了一层碎瓷渣的婢女面前。
    她脸上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让婢女心底一沉,“小、小姐”
    月梅院,是特地为冷家老夫人准备的歇脚之处。
    环境清幽景色宜人,梅香阵阵的鹅卵石道上,却突兀的跪着两名婢女。
    她们的膝盖下枕着尖锐的陶瓷碎渣,鲜血染红了衣裙,脸色苍白叫人不忍直视。
    “怎么回事?贵客待会儿就来了,要跪去别地跪去!”
    “是,是三小姐罚的”
    婢女们怯怯的开了口,前来赶人的嬷嬷喉间一哽,三小姐罚的?那可没人敢管这糟心事儿了,指不定还会受到迁怒!
    将军府的下人们有个心照不宣的规矩,但凡和夏浅薇有关之事皆要睁只眼闭只眼,若上头问起来一概不知便是了,于是一时间众人佯装什么也没看见,各自做着各自的活儿,任由那两名婢女凄凄惨惨的跪着。
    第十六章 杀鸡儆猴
    而另一头。
    如眉红着眼眶来到方才晨起的夏浅薇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言语里满是感激,“小姐料事如神,昨夜杜姨娘找了奴婢,还答应让奴婢见一见病中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