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页

    若不是夏浅薇教她的那一席话,恐怕杜姨娘根本不会相信,昨夜就会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如眉颤巍巍的掏出了一锭银子,“这是杜姨娘昨夜赏的,她要奴婢时刻汇报小姐这边的情况,奴婢不敢收”
    夏浅薇却是轻轻笑了笑,“杜姨娘给的那就收着吧,日后出了府处处都是用银的地方,她既要你死心塌地,必定不会伤你母弟分毫,暂且安心。”
    听到这,如眉惭愧的低下了头,心情复杂极了。
    夏浅薇的原则便是不论何种理由,背叛过一次的人绝对不会再用,既然她已承诺时机一到便还如眉自由,就一定会办到。
    就在这时,如画匆匆从外头回来,一进屋似乎没有发现氛围的异样,“小姐,杜姨娘遣了人来,要小姐去月梅院看看。”
    夏浅薇柳眉一挑,她还寻思着杜姨娘想用自己这把刀,总该有些诚意才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送来了?
    那两名婢女还在鹅卵道上跪着,但凡有问起,她们逢人就回三小姐罚的,直到眼前出现了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头顶上传来浅笑。
    “你们说,是谁罚的?”
    两人抬头一看,一副皎月般明媚的笑脸毫无预警的撞入眼帘,下意识的回了句,“是三小姐”
    她们意识到不对,立刻闪烁着目光低下头改了口,含糊其辞,“是小姐罚的”
    此时的夏浅薇一身清雅秀丽的紫罗兰绣花长裙,发间簪着一支镶嵌着紫色宝石的奢华金钗,与裙色相呼应丝毫不显浮夸招摇,她冷艳的妆容恰到好处,将妩媚与高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耀眼夺目。
    月梅院里的下人纷纷停下了脚步,先前就有人见过了夏浅薇改头换面的样子,纷纷私下传着,可旁人听来只觉得可笑,毕竟那个浓妆艳抹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只当趣事来听,不怎么信。
    如今亲眼所见,众人的心中止不住的震撼。
    以满园的梅花作背景,那如同梅下仙子般的人儿,真的是三小姐吗?
    “将军府中有如此多的小姐,是哪一位罚你们的,说清楚些。”
    此时夏浅薇虽是笑着的,可两名婢女分明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头笼罩,怎、怎么办,以往三小姐就算是脚边死了人,都不会过问一句是谁做的,毕竟这种事情在她眼底再正常不过了。
    就因为夏乐了解夏浅薇的脾气,从前每每府中有客来访,就公然以夏浅薇之名处罚婢女,手段残忍,几次下来夏家三小姐的恶女之名便传扬开了,如此拙劣的招式,夏乐屡试不爽,却从未失败过!
    谁会想到这一次,视人命如草芥的夏浅薇居然破天荒的上前问话?!
    两名婢女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后背当即被冷汗浸湿,“是、是”
    “谁人不知今日有贵客来访,府中的小姐们都是识大体通人情的,怎会让你们出来丢人现眼?我看你们分明是想抹黑将军府,来人,把她们打残了发卖出府!”
    夏浅薇一声令下,立刻有家丁上前,那两名婢女吓坏了赶紧爬过来连连磕头。
    “三小姐饶命啊,奴婢不敢撒谎,是七小姐,是七小姐罚我们跪在这里的!”这惊恐的求饶声清清楚楚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此时夏浅薇心中已经了然,“这么说,也是七妹妹让你们声称,是我罚的了?”
    夏浅薇折磨人的手段可是远近闻名的,两名婢女根本抵挡不住她身上散发开来的威压,早已泪流满面,“是”
    “胡言乱语!七妹妹乖巧玲珑,你们竟敢挑拨我们姐妹之间的情谊,如此恶奴,如画,把她们拖到后院去!”
    夏浅薇的声音如同警钟一般敲打在所有人心中,一听这事情原委,竟是七小姐往三小姐的身上泼脏水。
    “负责月梅院的嬷嬷呢?”
    刚听见风声赶来的嬷嬷脚底不由得一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三小姐,这是发生了何事?”
    “嬷嬷辛苦了,方才这里跪着的婢女妄图在贵客面前坏我们将军府的声誉,想来嬷嬷事忙,浅薇便自作主张处理了,幸好来得及时,不然酿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大错,祖母追究下来,院内的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
    众人心头不由得一紧,忍不住默默咒骂七小姐,神仙打架,遭殃的总是这些下人,倘若三小姐将此事汇报给老夫人,他们也难逃责罚!
    嬷嬷苦笑地赔着不是,只觉得祸从天上来,“是老奴疏忽了,多谢三小姐。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收拾起来!”
    众人哪里还敢疏忽,夏浅薇高抬贵手,此事一出,从今往后谁还能高高挂起事不关己?
    此时正在桥廊里张望的夏乐和夏晴被一名慌张的婢女追上了,“七小姐,不好了!”
    什么晦气话?!
    夏乐正要发火,就听那婢女压低了声音将月梅院的事情说了出来,她的脸色当即一变。
    “你、你说的是真的?怎么可能,三姐从来不会”
    “原来七妹妹在这儿呀。”
    一道浅笑的声音从另一边的桥廊而来,夏乐的脸色瞬间一变,她们回头望去,只见今日的夏浅薇美得更加刺目了,她盈盈来到面前,笑看向夏乐心虚闪烁的双眼。
    “三、三姐找我?”
    糟了,夏浅薇来算账了,该怎么办?
    “你院里的两个婢女,我已叫人打断了腿交给了牙婆子,妹妹不会怪我越俎代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