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页

    却不想,她的声音客气无比,丝毫没有半点恼怒的样子,可越是如此,夏乐越觉得心慌。
    “怎么会呢?三姐姐处理的好。”
    “你怎么不问我为何这么做?难道,你知道”
    这语气如同一根钩子,勾得夏乐心颤不已,正想解释些什么,却不料夏浅薇面色突然一变,眸中带着几分狠厉。
    “呵,居心叵测!”
    夏乐浑身一抖,差点瘫软下去
    第十七章 女儿愿意
    夏浅薇及时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夏乐,关切的靠了过去,她身上的幽香像极了一条毒蛇缓缓的缠绕上了夏乐的脖颈。
    “不是的,三姐听我解释”
    “七妹莫怕,那等心思歹毒的婢女妄想打着你的名号陷害我,哪有那般容易的事情,我们姐妹之情坚如磐石,姐姐绝对信你。”
    原来,她骂的是那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婢。
    夏乐心中这般安慰着自己,可却觉得夏浅薇的掌心冰凉,仿佛自己的脖颈被生生遏制住了一般。
    此时的如画已然回到了夏浅薇的身边,她裙角处还沾染着鲜红的血迹,看得夏乐与夏晴目光僵硬,只见这婢女恭敬的行了一礼。
    “小姐,已经处理妥当,方才嬷嬷说冷老夫人的马车刚到,这会儿正在前院,还唤了四小姐过去。”
    只唤了夏兰初?
    “四姐姐怎能这般?明知道冷公子是三姐的未婚夫,也不知道避嫌!”
    夏乐见转移夏浅薇注意的机会来了,当即抢先开了口,一副为她打抱不平的架势,这话的意思分明透露出夏兰初对冷玉寒别有用心。
    夏浅薇心中一动,还有这种事情?她不动声色的理了理自己的发丝,随后伸手轻轻抚了抚夏乐的肩膀。
    “两位妹妹今日打扮得如此精致,倒是可惜了”
    “不可惜不可惜,三姐,若是无事,妹妹们就先回房了。”
    这话说得两姐妹有些头昏目眩,好像夏浅薇已然看透了她们的小心思。
    夏晴终于忍不住,拉着还想添油加醋的夏乐逃一般的离开了桥廊,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夏浅薇才渐渐收敛了笑容。
    这对双生姐妹的性子真是天差地别,妹妹倒是个有眼色的,可这七小姐活生生一个见利忘义落井下石之徒!
    这一番敲打希望能让她们安分一些,倘若再有下一次,夏浅薇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她的那些手段并不想用在这些小姑娘的身上,权当给她们一次机会。
    “觉得我心狠手辣?”
    夏浅薇见如画低着头盯着裙上的血迹,轻声开了口。
    “不,她们回了七小姐的院子也只有死路一条,发卖出府反而是最好的结局。”
    “你倒是个伶俐的。”
    如画乖巧的跟在夏浅薇身后,生怕自家小姐心情不好,可前面的女子却是一副坦然自在的模样,一路上了阁楼坐下,眺望着远处精致的亭台楼阁。
    冷家老夫人来府上做客,不见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却传唤四小姐,这算是个什么事儿?
    “你听,哪来的琴音?”
    如画的思绪被夏浅薇唤回,她眉头一蹙,“小姐,是四小姐在弹琴。”
    这声音是从前院传来的,夏浅薇顿时了然,笑道,“四妹真是用了心思,冷老夫人舟车劳顿,听着琴音倒也能舒缓精神。”
    不知过了多久,音色消散,当夏浅薇回过神来,底下已经传来了一阵阵娇笑声。
    “小姐,冷老夫人夸您蕙质兰心呢!”
    夏兰初今日一身粉桃袄子绣荷裙,衬得她温柔娇美气质不俗,那张精心修饰过的面庞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嗔了身边的婢女一句,“老夫人不过随口说说,你倒是当真了。”
    可她眉目间的喜色却是掩藏不住,这般胜券在握的架势完全落入了阁楼中夏浅薇的眼底。
    “小姐,这可怎么办?我们去求求老夫人?”
    连如画看了都觉得大事不妙,然而夏浅薇却依旧岿然不动,一副豁达的样子,“有些事强求不来,不是吗?”
    片刻的功夫,前院又出来一行人,声势浩大。
    雷嬷嬷一路护送着冷家的老夫人往月梅院的方向而去,夏浅薇在阁楼上看着那被众人小心翼翼簇拥着的雍容身影,她目光一闪,随后缓缓站了起来。
    “回去吧,今日,怕又是个不眠之夜了。”
    如画面露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温氏焦急的在屋内等着,不一会儿陈嬷嬷便面色幽沉的从外头回来。
    “夫人,老奴打听到了!这冷老夫人有意让四小姐进镇国将军府的门,做侧室!”
    原本还满心希望的温氏表情当即一变,“侧室?这、这怎么可以,简直欺人太甚!”
    方才冷老夫人对夏兰初千般满意万般夸奖,反而对夏浅薇只字不提,众人就明白了什么,镇国将军府是何等门第,想必不会轻易悔婚,那冷家的用意不就清楚了吗?
    娶哪个不是娶?夏浅薇的名声那般,为了两家情谊,迎娶同为嫡女的夏兰初进门,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三公主看上了冷玉寒!”
    陈嬷嬷又补了一句,温氏的心中当即咯噔一声,三公主?!怎么又跑出来一个搅局的?
    “老夫人原本也为冷家的这个提议不高兴呢,可一听三公主的事情,她也没了办法!”谁敢跟皇家争女婿?这次就算夏兰初不行,夏浅薇就更没了希望。